初創社企苦與樂 (23.7.2016)

(Chinese version only)

多謝信報專欄作家陳慧鈴報導教室的苦與樂!

社企之路真的不易行,教室沒有知名度,沒有任何政府、大財團、慈善家的資助,只靠創辦人兼校長愚公移山,另擔任全職工作以自己薪金獨力支撐,以實踐社會目的!

尚幸社會真有不少有心人,專欄刋出即收到幾個捐助查詢,但願教室可以解決場地租務出牌等問題,繼續走下去!

July 23, 2016

沒有天生的壞孩子 卻有偽善的教育界中人 (10.5.2016)

(Chinese version only)

教室校長的最新文章!

「教壞學生的從來不是壞學生,是「誤入歧途」的教育工作者、家長及成年人。」

「痛心對教育政策有話語權的人,以無限想像為群育學生貼上負面標籤…..

…..辦自己理想中的教育,在深水埗成立了社企。社企的目的,是收取有能力者的學費,以補助基層學童的免費服務。的確有不少家長因為深水埗的環境而卻步,亦有不少人問,基層學生會否被標籤。我可以很有信心告訴成年人,在小朋友的世界原沒有標籤,真正要培養同理心、明辨是非、解難和社交能力、面對挑戰的勇氣及視野等,不是書本上的文字,而是多元化的親身體驗和經歷。

教室裏不單有貧有富、有男有女、有中小學不同年級、不同學校級別、不同能力及學習障礙的學生,更有少數族裔學生;他們可以不分國籍、年齡、性別、能力,卻能混成一片;我就經常被他們的互動行為所感動。…..

要學生不學壞,不是要製造無菌世界或保護衣包圍他們,只要有愛心、有值得他們尊重和信賴,有德行的人在旁,包保魔鬼在旁也不為所動。在學生壓力及自殺危機日重的今天,那些手握權力的偽善教育工作者,懇請你從學生為你反照的鏡中,看清自己的醜陋,回頭是岸,不要再殘害下一代。」

閱讀文章

正向跨「悅」貧窮 (24.4.2016)

(Chinese version only)

「昭悅教室」的校長Rita認同教育可改變貧窮….,但教育不應被視為經濟發展的工具,把人塑造並套於某種職業,而是教人如何令生命發揮得最好,當每個人知道自己的興趣和目標所在,就會化為一種動力。若每個人都可以發掘到不同的興趣,並在自己的崗位上得以發揮,便可反過來帶動經濟發展。
Rita為教室取名「昭悅」,除了與「超越」同音外,亦有彰顯喜悅之意。她不是一般的補習社,而是一間實踐「正向教育」的社會企業。
多謝得閒飲茶的創辦人 Alan To 及義工/作者Rosita Leung為出我們的理念!

閱讀文章

教室專訪- 「正向親子工作坊」(19.4.2016)

(Chinese version only)

多謝東方日報今日副刋介紹教室的「正向親子工作坊」

昭悅教室創辦人及導師Rita表示:「家長有很多根深柢固的想法和管教方法,一時三刻難以改變,我們要求他們在完成每個單元後,嘗試在家中實踐,並在下次見面時分享箇中困難,讓他們作出消化及反思。」

孩子永遠是父母最佳鏡子,親子關係對父母而言,是作為人的基本修練。

閱讀文章

讚賞孩子的藝術 (27.2.2016)

(Chinese version only)

讚賞本來是好事,但不適當的讚賞往往導致孩子愛比較、怕輸、怕挑戰、害怕嘗試、繼而影響學習興趣及自信心等。

我們是否常用好好、好叻、好醒、聰明、好乖、好靚、好快。。。。等「即食讚賞」,這些即食名詞都是流於表面及空泛,似乎與個人背後的努力沒有關係。如果孩子天生沒有這些令人讚賞的本錢,難道便註定是失敗者!孩子除了偷偷比較、妒忌、傷心,還可以做甚麼?如果孩子幸運地得到讚賞,但弄不清這些讚賞源來何處,或自以為憑天賦本錢,不用努力,這些讚美不單不可以令孩子持續進步,反而容易令孩子退步。

教室有一名學生,首一星期到教室態度極不合作,每次溫習總大吵大閙,終於明白家長當初為何投訴之前的補習社不理他,致每次中、英文默書總是捧蛋。以情緒教育為主的我們,花了不少時間、心力處理好他的情緒,他漸漸地變得合作並願意溫習,默書成績有了零的突破。有一次他主動提出,希望可以默書合格,令媽媽開心,果然他比平時努力多了。可惜可惜最終未能如願,未能得到媽媽的讚賞,媽媽只看到分數,看不到他的努力、他對自己的失望,因此他憂憂的說以後也不再努力溫習。

其實不論成績,只要孩子肯付出,便應先肯定他的認真及努力,縱使未能成功,更重要是分析原因。了解下才明白原來學生這次默書很難,很多同學也不合格;原來他寫錯了不少標點符號;原來他寫字太慢,不夠時間完成。。。我們一起找到問題的根源,便鼓勵他對症下藥,實行改善問題的方法:「相信這次合格的同學一定比你花更多時間溫習,相信我們下次一起花更多努力及時間便可以,我們還要練習寫字快一點、記好標點符號。。。」

外國有不少類似的追蹤研究,結果都証明讚賞過程中的努力,有助培養「增長思維」,對學生的長遠成績,甚至發展有很大的正面影響。。。
閱讀文章

逆時代趨勢的TSA (10.2.2016)

(Chinese version only)

教室接觸很多家長都不是怪獸家長,只是太愛子女,為他們的將來憂慮,因而賠上了關係、時間、生活,甚至自己!

教室的成立便是希望抗逆流,為社會「製造只有成績、學位才是人才的錯誤訊息,只會製造家長、學生盲搶學位的恐慌」拆彈。

此文乃教室校長應傳媒邀請,嘗試解釋現今教育的部分謬誤。希望家長和子女都可以在猴年活出自己!

閱讀文章

「怪獸家課」的迷思 (26.1.2016)

(Chinese version only)

教室校長與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趙永佳教授對「怪獸家課」的分析見於今日明報《觀點》

美國知名教育研究者,艾菲.柯恩(Alfie Kohn)的《家庭作業的迷思》(The Homework Myth)就是要打破這種誤導的「常識」。他首先回顧了大量有關家課能否改善學習的學術研究,結果是絕大部分的研究都未能證實小學階段的家課是有用的假設。而幾份普遍用來說明家課有用的研究,在方法學上均有嚴重問題,不能作準……..「怪獸家課」不但令孩子畏懼家課,甚至討厭學習,打擊他們的求知慾,成為「熄滅好奇心最好的滅火器」…….

只要TSA(或其他公開測考)一天存在,擔負着監控學校的功能,大量家課和操練以「提高」學習成效乃無可避免。無論學校或老師主觀上是否認同家課對學習有真正效果,只要是對TSA或Pre-S1(中一入學前香港學科測驗)等公開測考有裨益的,他們就會跟從主流或無奈地執行。

我們必須重申不是反對所有測考、家課,或給孩子壓力,但必須正視現在香港初小系統中,大量過深的「怪獸家課」,存在於不少學校,尤其是基層學校。家長和教育工作者當然應該反省,但有權設計教育制度的官員、專家,可能更有責任全面檢視我們的小學系統,以嘗試消除「怪獸家課」的種種制度誘因,令好人能做好事,而不是無奈地令家長和學校成為虐待小孩的幫兇。
http://news.mingpao.com/pns/dailynews/web_tc/article/20160126/s00012/1453743912542

專訪昭悅教室:前教統局旗手感無力改變制度,貼錢辦補習社推正向教育(29.12.2015)

(Chinese version only)

多謝早前輔仁媒體的專訪,將教室的理念宣揚。

補充一點是教室以教人為目標,回歸教育的本質是教做人,讓人的生命得以充分發揮,而不是本末倒置。
對部分家長致歉,我們沒有提供操練式的專科拔尖補底班或周末的溫習班,那與我們的優點特質教育、全人教育及愉快學習相矛盾。

幸好現在教室的家長都支持及認同我們非一般補習的理念!

http://www.vjmedia.com.hk/articles/2015/12/20/122822/